Bradey未世

戳开【常改注意】
这儿Bradey未世!
主食:
凹凸:all金(主安金/雷金)
猎人:奇杰/西伊/all杰
ut:papysans/papyton/人类组(单吃人类组我流女福,原作流男福(ni?)
aph:all耀(主好茶/极东)/黑白伊(包括南伊)/傲娇组/鲸组
小镇:叶土/玛箱/静亚静/玛拿
杀天:ZR/ZD
hp:德哈/罗赫
我英:轰→出←胜/切上
刺七:柒七/王子可乐/梅花可乐
恶狼游戏:伦洸伦/伦雪/律惠律
尸鬼:敏夏敏/彻夏
以上部分可逆.均不拆.
【洁癖】
画手+业余文手x
一年四季都在犯困所以很低产(?
是个sd无误.
喜欢删东西!

月考考场上沉迷意识流(你不好好考试在干啥!×

巨ooc
是沙雕脑洞!试了换了种画风.
2p突然潦草慎入(ni)

单纯想画抱抱x
柒的衣服还画错辽我爆哭(ntm

【切上】个性事故(1)

*严重ooc

*文笔车祸现场

*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!抱歉,撞到你了!”穿着工作制服的女士一边小跑一边忙着回头道歉。

“啊…没事没事。”切岛锐儿郎不是那种会追究小问题的人,随意的拍了拍袖口上的灰便罢事。

“真是,这么宽一条路,偏偏要撞过来。”走在切岛旁边的上鸣电气感到了不满,毕竟那位女士的体形其实不小,受到最大冲击力的也是上鸣,虽说不痛不痒,但多少还是想抱怨下。

“哎呀算了啦上鸣。”

那时,他们还不知道这件微不足道小事后遗症的严重。

直到他们回到家。

才发现他们被灵魂互换了。

没错,就是这种电视剧里用烂的梗,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他们身上。虽然说现在是超人社会,大部分人都拥有个性,个性事故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,但两个大男人中了这种暧昧又可以干坏事的个性,怎么想都非常违和。

他们首先是发现自己包里的钥匙居然打不开自家的门,再是发现家人认不得自己了,这才发现大事不妙。

今天可不是愚人节,开不得玩笑啊。于是马上去打电话问个明白。

“喂,上鸣!”

“切岛,我俩现在是咋回事…”

说实话,在电话里传出来的是自己的声音,这种事情实在是再怪异不过了。

“…嘛,果然是那个吧。”

“灵魂互换什么的。”

“所以到底为啥是和你啦!!好不容易有灵魂互换的机会,如果是和可爱的女孩子的话…!”
“喂喂原来你考虑的是这个吗!!”

怎么办?难道要理所当然愉快的接受这个设定生活下去?怎么说都是不存在的。

最终两人只好决定等到明天上课再去找治疗女郎,而且现在胡思乱想不是办法,要考虑的是更实际些的问题。在占着对方身体的日子里,洗澡是个大问题。即使说不是没见过对方光膀子的样子,但无论怎么说,直接用对方身体洗澡这种事还是太诡异了。

但一身的粘腻汗液该怎么办?

只好勉为其难的替对方洗起身子来,匆匆忙忙洗过便上床睡去。

教室里。

“诶?所以说你们是灵魂互换了?”丽日很好奇。

“是啊…也不知怎么搞的。”上鸣苦恼的挠挠头。着急归着急,但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事情缘由的干着急也没啥用。

“等等,上鸣,”切岛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“你咋不糊发胶给我。”

“。。。拜托!你知道你那鸡冠头多扎手吗!”上鸣撇撇嘴,不满的顺了顺那头被梳得直溜溜的红毛,“明明留直发的话还挺帅的不是?”金发少年向切岛挑挑眉,露出一种一言难尽的笑容。

“…哦!”这种像拍马屁一样的发言,切岛听了竟然会感到如此高兴。今人吃惊的是,这家伙甚至开始考虑以后要不要就留直发好了。

什么嘛……

所幸没人注意到切岛泛红的脸。百般聊赖的峰田突然露出一脸色迷迷的表情打趣道“一说到灵魂互换,我如果可以和八百百灵魂互换的话就可以……疼!”

“喂喂喂,你差不多得了!”耳郎嫌弃的抽了峰田一巴掌。“那你俩现在怎么办?”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补充点东西!
※切上俩人是在校门口分开后才互换灵魂的,过程不痛不痒没感觉(?
※有参考花吐梗
实实在在的词穷辽…有脑洞但挤不出好东西xx所以只能一小篇一小篇的码字…文笔超差劲,就…将就着看看吧(nm

【切上】兄弟???

*垃圾画手第一次(划重点!)写文!总之是很沙雕的产物
*严重ooc预警
*是难嚼的小甜饼
*短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切岛锐儿郎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。

一个放不下的,重要的人。

这个人有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,一张帅气的脸,本该很受女性欢迎的他,却是刚好相反。他开朗得很,平时又有点蠢得可爱。正是那么一个对他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男高中生,对切岛来说,他却像一个太阳一般,在切岛身边一直充当着好兄弟的身份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整日暖融融的照耀着切岛。

那个人的名字,叫上鸣电气。

起初,切岛只把上鸣当成要好的兄弟,就算后来他俩穿过同一件衬衫,咬过同一根吸管,也在一张床上一起(友谊性的)睡过觉,切岛也还是只把上鸣看做是兄弟,倒也不是没人问起过,但他也只会回答:

“兄弟间这样不可以吗?”

而别人也不好意思告诉他,兄弟的话,这真的不太正常好吧。

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最近,切岛也开始有点好奇自己最近到底是怎样看待上鸣的,同时也越发的在意上鸣到底是怎样看待他的。他发觉他开始喜欢上鸣日常的每个动作,行为,就是在上鸣因为用个性而变成痴呆之后,他也意外的感兴趣。
所以,他对上鸣在意的心情是到了哪个地步呢?只能说,连上鸣对他的一个(友谊性的)笑也能让他心动不已,就像是碎石块落入沉静的湖水,泛起层层涟漪。

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切岛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和烦闷。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上鸣泛起了一种别样的感情。

是喜欢吗?那种兄弟间(友谊性的)的喜欢?
不是。这大概是,想要做恋人的那种喜欢。
有一次,男生们约着出来打球。尔后,满额汗水的切岛捏着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去小卖部,挑了一瓶冰冻的运动饮料,远动后滚烫的手掌心紧贴着那瓶向外冒寒气的饮料。刚喝不到几口,切岛手一空,饮料就出现在上鸣手中。

“喔哦,好渴……切岛!借我喝一口呗。”

金发少年的汗水透过衣服,他一边扯扯胸前的衣服,一边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切岛。

“等等!上鸣你还是自己……”

话语未尽,上鸣就不顾切岛的劝阻,便就自顾自的对着嘴灌起来。清凉的液体入肚,少年的喉结也随之滚动,一些还顺着嘴角流至脖颈……切岛看得有些入神,脸甚至比方才大量运动后还红了一圈。

“呼,谢谢款待~”

上鸣把饮料随便的塞回人手里,便跑回运动场。

无法抑制的感情在日益膨胀,切岛明白,这终有一日会像火山爆发时的岩浆一样喷发而出。

就在这周,切岛在放学时,鼓起勇气叫住了上鸣。

“呀,切岛。怎么了?”

上鸣还不知道他要干些什么,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翻阅短信。

“上鸣,”

“嗯?”

“我喜欢你!一直一直都很喜欢!”

道出一直堵在心口名为爱的语句,接下来的,就是男孩多余的担心。

“但是……你一定很讨厌吧,被自己兄弟喜……?!”

话又被打断,切岛惊讶的看着上鸣低着头,用手一把捂着自己的嘴。

“你是笨蛋吧!”

“诶…?”

“你怎么那么迟钝!我当然……也喜欢你啊!我平时怎么对你的…难道还不明显嘛!”

上鸣耳根和眼眶都同时红了起来,不得不说,切岛要高兴到去绕操场狂飙了。

“那今后…也要一直在一起喔?”

“笨蛋…那还用说。”

——End

夢 魘 不 足:

熱帯魚: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切上粮太少了,于是决定自己产些难吃的粮(。
大概是切上的双向暗恋,但两人一直不敢向对方告白,直到切岛开口这样的…!
【还有就是电电的毛是真的不会画啊,太艰难了(爆哭

“金…还没察觉到吗,我对你…”

“哈玩意???”

是终于摸出来的幻金!【兴奋拍手
【拖了那么久真不是因为我懒!x

是混更!上课开小差的产物【你
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种风格嘞!